美联储已经传达了空前一致的信息,还在等杰克逊霍尔年会?

据路透社周四(8月25日)报道,在市场期待美联储主席耶伦发出关于货币政策的最新信号之际,耶伦及其同事已经对美国政客们传达了一个信息:美国经济要回到正常发展轨道,需要更多的公共支出来刺激。

过去几个星期,耶伦及三名在华盛顿的美联储官员在演讲、国会听证会中已多次呼吁扩大政府的基础设施支出,并推出更多刺激措施,以提振低迷的增长、缓慢的生产力增速和滞后的商业投资。

美联储无法直接对财政政策施加影响,其官员也一般不会对该政策进行详细讨论。但现在,从主席耶伦到理事鲍威尔的美联储高级官员都在一致发声,这就对下任美国总统及国会发出了一个异常强烈的信号——在货币政策及改善经济前景的举措方面,他们已捉襟见肘。

本周五,耶伦将于杰克逊霍尔年会上发表讲话,虽然年会的重点是如何改进央行的“工具箱”,但是美联储发出的一致信息却是他们的工具已经不够用了。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上周日就表示:

“现在并没有较好的配套措施与货币政策一道,来解决生产力增速放缓这些这长期问题。”
费希尔的讲话背后,隐藏着美国经济恢复路上的一大麻烦——商业投资已经低于前些年的水平,美国企业似乎已经不再对低借贷成本产生反应。

据美国政府数据,自2008年以来,作为国内生产总值一部分的年度商业投资平均值比之前十年的水平要低整整一个百分点。路透统计的数据显示,投资不足已经在年度GDP上凿了一个大洞,现在每年的投资比起原有增速水平足足要少1万亿美元。

而且,几乎没有什么迹象表明这一趋势会迅速逆转。固定商业投资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出现下跌,研究人员和分析师都将原因归咎于各种指标的下跌,从市场对未来经济增长的疑虑,到美联储所采取政策引起的市场扭曲。

尽管现在的廉价融资在理论上应该可以刺激长期投资,企业的股份回购水平却已达到了每年5000亿的纪录性新高,持有的现金水平也处于历史高位。美联储经济学家夏普(Steven A. Sharpe )与苏亚雷斯(Gustavo Suarez)的研究认为,这其中的原因在于企业高管在做出投资决策时不甚重视利率,也没有对预期收益回报率进行调整,以适应现在的低增长环境。

此次的杰克逊霍尔年会上,耶伦很可能会对几种非常规方案作出判断,以图打破2007至2009年经济大衰退以来出现的低需求、弱投资、低增长这一恶性循环。现在,美国及全球的央行人士都已将GDP目标制度、直升机撒钱这些理念带入主流,欧洲与日本更是在进行负利率实验。

尽管财政政策并不在今年的日程之内,但是美联储官员都一致认为政府需要扩大基础设施支出。他们指出,具有针对性的公共投资能够有效地刺激生产力和经济增长,由此可在一定程度上免去额外的公共债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裘奎博客 » 美联储已经传达了空前一致的信息,还在等杰克逊霍尔年会?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文章评论已关闭!